新聞稿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

回應財政預算案

在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政府將在2018/19年度增加對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的經常資助近60億元,並預留3,000億元作第二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之用,當中包括多間醫院的重建或擴建,以及增加醫療教學設施,亦將繼續增加醫生及其他醫療人員的資助學額,同時確保醫管局有足夠資源聘請所有本地醫科畢業生。十五年前政府縮減醫管局資源,令當年醫科畢業生喪失訓練機會、資深公立醫院醫生前途黯淡,士氣低落,埋下醫生離職潮的伏筆,多年下來,令公立醫院人手不足,前車可鑑、歷歷在目。今天政府算是吸取教訓,勇於承擔、積極有為。上述撥款有助提升醫療服務質素,香港醫學會對此表示歡迎和支持。

財政司司長近日在電台節目中回應有關醫管局人手短缺的問題時,未有針對癥結探討醫管局未能挽留人才、減少外流的嚴重缺失,以為只要引入境外醫生,難題自會迎刃而解。更甚者把難題歸咎於所謂「保護主義」,指責醫學界2016年反對立法會通過《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 當年政府一再指修訂條例非為輸入境外醫生,而為增加醫委會內公眾參與,言猶在耳,如今卻說條例修訂是為了方便引入境外醫生,其辭矛盾,令人費解。

就財政司司長的言論,本會認為須要釐清一些事實和觀點。

首先,我們感謝公立醫院的醫生同業在緊張的資源下克盡己責,為市民提供高質素的醫療服務。 現時全港的專科醫生當中,約有3,000-4,000 名(約四成半)在公立醫院服務,照顧全港近九成的住院病人,而其餘約五成半的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則僅照顧全港一成的私家醫院病人。 公、私營醫生對病人的比例分別是0.9:1000 和 4.5:1000,落差巨大。因此我們認為吸引醫生回流公院,或透過協作計劃善用私人醫生人力資源,要比引入境外醫生更能迅速解決問題。

醫管局由2012年至2017年底共聘請了34名經有限度註冊來港的境外醫生,截至2017年底,只有12名在任。同期,醫務委員會只否決了一份申請,原因是經驗不符所需,「保護主義」之說不攻自破。醫管局既不能挽留本地畢業醫生,亦無法留住境外醫生,歸根究底,這才是人才流失、人手不足的主因。2016年《草案》之中有關有限度註冊年期從一年改為三年的修訂,也一直得到本會全面和公開的支持。

針對公立醫院醫生流失的問題,本會於2014底年向醫委會建議,給予所有通過《醫務委員會執業資格試》的考生三年的醫管局工作合約,作為縮短實習期6個月的條件,可惜建議遭到否決。

有評論指醫學界基於「保護主義」,將《執業資格試》的合格門檻拉高,故意將境外醫生拒於門外。《執業資格試》的合格標準由香港兩間大學醫學院釐定,聽說程度等同本地醫科生的畢業試。本會以及廣大醫生根本不涉釐定考試標準,更無從舞高弄低,如有懷疑,敬請向醫學院查詢。

本會不反對香港參考國內以致海外一些國家設立《統一執業資格試》, 醫學畢業生不分本地或境外,均須通過統一考試獲取醫生執業資格以確保公平。惟改變巨大,未有充份準備不宜輕率,亦不宜影響在學醫科生。

本會樂見醫務委員會近年推出多項舉措,便利境外醫生報考《執業資格試》,包括增加每年考試場次及豁免許可。總括而言,我們歡迎合乎標準的境外醫生來港執業,包括通過考試,亦包括醫管局透過「有限度註冊」聘請更多境外畢業的港人或精英在公立醫院服務市民。

醫生的「保護主義」是保護市民主義,任何人不應高叫口號以掩飾施政失誤,諉過於人。對立、針對性的言論無從解決問題,只會進一步扼殺對話和合作的空間。


編輯備忘:
香港醫學會成立於一九二零年,旨在聯繫政府、各公立醫療機構、大學及私人執業的醫務工作者,交流意見,團結一心。醫學會致力將最新的醫療資訊及醫務發展傳遞與會員,提倡會員遵行專業操守,進而服務社會,維護民康。

查詢 袁巧蓮女士   電話 2527 8285
網址 www.hkma.org   電郵 hkma@hkma.org